·万人送行盛况空前西塞神舟晋升“世遗”后首航     ·盛锡福中国帽文化博物馆亮相北京     ·营口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受台胞追捧     ·西藏今年将重点保护八个藏戏民间流派     ·“中国剪纸一条街”落户河北蔚县    
----传承发展

抢救北京绝活

   28岁的李晶正专心地在已经扎制好的风筝上绘制着一只鹰。李晶做的风筝,就是在京城流传数十年的“曹氏风筝”。

  “曹氏风筝”的创始人为孔祥泽,自幼喜爱风筝。1943年,他在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院学习绘画和雕塑期间,偶然间抄录到曹雪芹手稿《废艺斋集稿》中的风筝起放原理、扎糊技法以及绘画要领,经过常年细致的研究临摹复制,最终创造出一套具有鲜明风格的风筝技艺。为了不忘曹雪芹的“点化”之恩,孔祥泽将自己制作的风筝称为“曹氏风筝”。

  如今,做工细腻、用料考究的“曹氏风筝”43种技法中,保留下来的有20种,去年被列为首批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现在,这门绝活在传承却遇到了很大麻烦,能继承“衣钵”的人越来越难找。李晶说,现在的年轻人对这些都不感兴趣,虽然自己在学习这种技艺,但也不是专职。因为做风筝,现年28岁的李晶仍是独身一人。“业余时间都占上了,哪有时间去谈情说爱,但这门风筝技艺能不能传下去,眼下还得听天由命。”

  与“曹氏风筝”境况类似的还有一种京城绝艺――“内画鼻烟壶”,它起源于清朝嘉庆年间,用一种独特的钩形毛笔和钩形竹笔蘸取颜料,在鼻烟壶内壁作画。其中以叶仲三开创的“京派叶氏内画”颇具影响力,以画山水、花鸟、动物、草虫而著称。其传人姚桂新不仅继承了这一传统,更以沉稳典雅的仕女图在京味内画中独树一帜。

  不过现在,姚桂新的内画绝艺在传承方面也不尽如人意,曾经的三个徒弟因为各种原因先后放弃了学习。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北京科技报》,手工制作内画鼻烟壶非常费时费力,在市场售价一般要上千元一个。但在街头巷尾的铺子里,出自流水线制作5块钱一个的内画鼻烟壶比比皆是。“大多数人都愿去买便宜的,只有很少的收藏者愿意买手工绘制的,光靠这门技艺维持生计都难,更别说要赚钱了,自然没人愿意学了。”

  事实上,还有很多老北京绝活也面临着这种尴尬境地。比如京胡,是京剧的主要伴奏乐器,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在京城,纯手工制作京胡最有名的当数史善朋竹琴社,已有80余年历史。不过其手工制作的绝活却面临着失传的危险。一位京胡传人忧心忡忡地告诉记者,他至今也没有收到徒弟,“做琴不赚钱,连子女都不愿意再做这一行了。”

京城弓箭制作中曾经大名鼎鼎的“聚元号”杨氏弓箭,目前也进退两难。“聚元号”自创办起,就隶属清朝政府掌控,直到清朝灭亡,才成为民间作坊。建国后的三年困难时期,以及文化大革命,接连对它的发展造成重创,传统弓箭的制作几乎已经停止。1998年,在这项技艺中断近四十年后,杨氏制弓世家的第十代传人杨福喜毅然先后放弃了两份工作,改从其父杨文通学艺,在十分艰难的情况下终于继承了“聚元号”清代皇家弓箭作坊的全套技艺,所用原料、工具、技法均与《考工记》、《梦溪笔谈》、《天工开物》所载相近。“聚元号”不仅制作普通的弓箭,还有弩弓、弹弓、弹弩、袖箭、匣箭、箭枪等很多品种,是如今整个中国遵循传统技艺制作弓箭作坊的仅存硕果。

  但杨福喜至今没有找到徒弟来继承这门绝艺。“收徒弟比生儿子还要慎重,现在的年轻人一心都要当白领,聪敏伶俐手脚勤快的,哪个愿意干这种手艺活儿啊!”

  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王勇告诉《北京科技报》,以前有一种老北京绝活叫“杠箱会”,现在很难再看到了。在清代,朝廷各部(吏、户、礼、兵、刑、工等)在节庆时都要各自举办一些庆祝表演,比如刑部五虎棍会、户部秧歌会、礼部中幡会等,而兵部则举办杠箱会。

  杠箱官是一个半官半民的人物,在清朝时相当于七品,可当街断案。“杠箱会”上演时,演员每两人扛着一根竹杠,上面担着一个贡箱,肩、脚、头、腹、臀都能撑杆,惟独手不可以,在行走过程中还要完成换肩、倒立、矮子走、翻跟斗等动作。“杠箱会”的传人隋少甫,最初不愿外传压箱底的功夫,当后来他意识到保护这门绝艺的重要性时,无奈老人年龄大,在口述留下一些图谱不久就去世了。这门技艺的一些重要技巧无人承继,原汁原味的“杠箱”已经失传。

  不过,随着国家的重视,很多老北京的绝活渐渐又有了生机。王勇对《北京科技报》表示,2007年,京剧、昆曲、智化寺京音乐等13项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年,北京市又向文化部申报了105项非物质遗产项目,包括人们熟悉的王致和腐乳,六必居酱菜等,其中申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约50项,包括相声、京韵大鼓、单弦牌子曲(含岔曲)、中国象棋、围棋、天桥摔跤、北京面人、北京宫灯等。“目前这些申报项目已被文化部在网上进行公示,预计将在6月份第二届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日前进行正式发布。”

  宣武区已决定在火神庙内兴建北京第一个专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包括“厂甸庙会”、“天桥中幡”、“抖空竹”、“荣宝斋木版水印”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将进驻博物馆进行展示。另外,在其他各区县,相关的博物馆或其他保护设施也都在积极筹划之中。与此同时,近年来,北京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开始进入校园,一些老北京绝活的传承人被邀请去与学生们进行交流展示,以提高他们对于这些珍贵文化的认识。

  北京正在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普查工作,预计持续到今年年底结束。北京群众艺术馆副馆长石振怀表示,国家提出的普查计划时间是三年半,而北京只用一年半时间。“这种普查主要目的就是要摸清家底,掌握资源,后续的保护工作才是我们普查的目的。也就是说,在普查的基础上,我们要对珍贵的、濒危的、有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赢得抢救和保护的时间。”

  王勇说,现在申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大多数都要求是“活态”的,既需要有人承继,也要具有相当的技艺水平。至于那些已经完全消失的,将不进行申报。另外,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提倡一种“尊故融新”的观点,比如像戏曲、相声等都可以表现新时代的内容,但在形式上却不可随便乱改,否则如果一些传统戏曲用小提琴来伴奏,将完全失去了保护的意义。

  事实上,国外在保持非物质文化遗产原貌方面,有很多经验可以借鉴。比如在韩国,每年都要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行检测,检验传承人的技艺是否达到最高水准,如果达不到,就会把这个传承人的名誉名号重新剥夺,直接授给别人,或直接取消这个项目。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25182号
Copyright © 2006 chinaich.com.cn Corporal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本网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