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送行盛况空前西塞神舟晋升“世遗”后首航     ·盛锡福中国帽文化博物馆亮相北京     ·营口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受台胞追捧     ·西藏今年将重点保护八个藏戏民间流派     ·“中国剪纸一条街”落户河北蔚县    
----文化交流
2007年07月30日

北京工艺美术品渴望有效保护

阅读提示

  近些年,作为传统手工艺品的北京工艺美术品侵权案件有所上升,由此而来的对工艺美术品知识产权保护的关注度也有所提高。我们是否可以有效杜绝这种现象,目前来说还存在一定困难。为营造一个良好的传承环境,保护传统工艺美术品知识产权的工作还需加大力度。

 

  近些年,作为传统手工艺品的北京工艺美术品侵权案件有所上升,无论是宫廷手工艺术还是民间手工艺术,都渴望在知识产权方面得到有效保护。随着北京工艺美术“四大名旦”中的雕漆、牙雕、景泰蓝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工艺美术品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也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

  仿造劣币“驱逐”良币

  北京传统手工艺品中宫廷艺术品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如雕漆、牙雕、景泰蓝、金漆镶嵌、花丝镶嵌等都可称之为是国宝级的工艺品,生产这些工艺品的也都是有着很长发展历史的老厂。由于这些工艺品发展历史悠久、设计美观、做工精巧,很受国人及海外人士的喜爱,早已声名远扬,产生的经济效益不菲,市场上也随之出现了很多仿造品。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在采访北京象牙厂、北京玉器厂、北京珐琅厂等几家工艺美术品老厂时了解到,这种侵犯知识产权的仿造现象由来已久,而且仿造品数量很大,其危害可想而知。国家工美艺术大师张同禄感同身受,他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说:“一有新品面世,过不了多久就会在市场上出现大量仿造品,我们现在都没有了创作热情,也不愿再创作新品了。没有创新,工美行业的发展自然就会停止不前;而且随处都是粗枝烂叶的仿造品,也使真正了解精品、真品的人越来越少,这些传统手工艺精品的传承终将前景堪忧。”一位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北京工艺美术行业一度生机勃勃,但近十几年,一些工美传统厂家大部分已经破产或是经营惨淡,原因之一就是仿造品的泛滥,他们以极低的成本低廉的价格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市场。

  保护力不从心

  当记者问及上述厂家的应对之策时,他们的回答明显带着几分无奈:“由于仿造现象十分普遍,数量太多,企业的精力有限,更多时候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任其发展。”一方面,作为传统工艺,一旦新品面市,圈内人极其容易仿造;另一方面,作为在传统工艺基础上作出创新的厂商和大师,要么不知道运用注册商标、版权登记以及专利申请的方式进行品牌经营和知识产权保护,要么,因为执法不到位,他们维权成本太高且收效甚微。

  张同禄大师是传统工美行业最早申请专利的发明人之一,也是曾打响北京工艺美术行业维护知识产权第一枪的“景泰蓝制作第一人”,他曾琢磨三四年,花了25万元才研制出一种新的景泰蓝产品--珐琅珀晶,并申请了发明专利,它突破了传统景泰蓝只能附着于铜胎的限制,可以在木质、金属等原料上进行绘制,还可以将景泰蓝技术拓展到屏风、壁画等平面作品上。但没多久,山东的一家地方小厂就推出了仿制的珀晶制品。张同禄诉诸法律,但官司一拖再拖,最终以被告6000元赔偿金告终。就是一向被视为含金量最高的发明专利也难逃肆意侵权的劫难,更不用说工美行业中存在更多的外观设计和版权保护了。

  业内人士因为各种原因只能“无视”这种越来越普遍的仿造侵权,而就是一心想维权的张同禄也有些迷茫。他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获得的发明创造,是享有专有权的,理应得到尊重和保护;但另一方面,作为传统工艺,他的这一发明确实能为更多人创造就业机会。他介绍说,那个山东的小厂就是一个残疾农民办起来的,而且,作为传统工艺也需要在传承中发展。所以,尽管侵权的厂商远远不止这一家,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申遗正在进行时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不论是工美行业厂商还是业内专家,都认识到了知识产权保护对于维护工美行业良好竞争环境、鼓励创新发展的重要性。据了解,由于很多传统手工艺品厂家都聚集在崇文区,因此崇文区对传统手工艺品的知识产权保护十分重视。据崇文科委的王建昌介绍,北京市及崇文区对传统手工艺品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大致有以下几点: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和崇文区知识产权局共同为工艺品大师、企业注册商标、申请专利提供资金资助。由于很多老艺人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意识不强,又缺乏资金注册商标、申请专利,市、区知识产权局的资助工作既可以提高工艺品大师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又调动了他们的保护积极性,一举两得,大概已有12位大师得到了资助。除了资金方面的支持,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和崇文区知识产权局还加大了宣传力度,多次在百工坊举办传统手工艺品的展览,并邀请知识产权相关人士对保护知识产权的法规、政策进行讲解,效果显著。

  但对于传统工艺,知识产权保护显然并不是唯一的途径。崇文区的“京城百工坊”作为京城独一家集多种民间艺术品为一体的百工博物馆,历年来一直致力于工艺美术品的传承和保护工作,去年在“百工坊”的努力下,雕漆、牙雕和景泰蓝成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百工坊”负责工艺美术品知识产权保护和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的王宇告诉记者,为了不让北京特有的工艺美术品走到尽头,“京城百工坊”也作了很大努力。目前“百工坊”再次为工艺美术品申报北京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已经顺利完成,北京补花、北京料器、“泥人张”彩塑和北京花丝镶嵌制作技艺登上了第二批北京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被问到为何如此重视工艺美术品的申遗工作时,王宇告诉记者,由于我国目前对工艺美术品的知识产权保护法规还不健全,有很多需要改进之处,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些历史悠久的工艺美术品,他们希望可以通过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来加强对它们的保护力度。《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出台将对那些已经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工艺品具有重要作用,百工坊对工艺美术品的知识产权保护也想出更多一份力,但一个企业的力量也是有限的,所以非常希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能早日出台,使急需传承和保护的工艺美术品经久不衰。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25182号
Copyright © 2006 chinaich.com.cn Corporal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本网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