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送行盛况空前西塞神舟晋升“世遗”后首航     ·盛锡福中国帽文化博物馆亮相北京     ·营口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受台胞追捧     ·西藏今年将重点保护八个藏戏民间流派     ·“中国剪纸一条街”落户河北蔚县    
----媒体评论
2008年05月13日

四会邓村 古法造纸能否一路“古”下去?

 肇庆四会,一个以去声结尾的地名,听起来并不怎么响亮;然而,一旦身临其境,你会由衷地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有修养的城市,她底蕴丰厚而十分内敛,金玉其中而不事张扬。细想起来,四会人的精神气质,其实与江门人颇有相似,最起码,四会人敢闯敢干、四海为家的品格,与江门人是非常一致的,因为这个总人口只有40多万的小城市,却拥有多达20多万旅居港澳台和海外的乡亲,他们分布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

  始建于秦代的四会,有2200多年的历史,是岭南最古老的县份之一, 据说因县境为四水会流之地,故名“四会”。四会是中国著名的“柑桔之乡”和“玉器之乡”。作为“西江历史文化之旅”的记者,我们尤其对此地远近闻名的古法造纸感兴趣。

  生产“文明”的无烟作坊

  四会有一个远近闻名、被誉为“中国古法造纸第一村”的古镇——邓村。整个四会市的古法造纸主要分布在邓村一带,其中以白龙村委会扶利村最为集中和最具规模。走进邓村,溪畔、河边、山上、村旁,到处都是郁郁葱葱、枝叶婆娑的竹林,一条条小溪常年水流不息。丰富的竹资源和水资源,为当地发展手工造纸业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四会地处珠三角,河网密布,水陆交通便利,邻近港澳地区,历来商贸活动都比较活跃,这也为纸品的销售提供了有利条件。

  邓村的造纸历史可追溯至南宋。据当地有关史料记载,南宋时期,大量中原人士南迁,其中有张、陈、程、申等姓氏族人迁徙至四会邓村白龙、官陂一带定居,同时带来以竹造纸的手工技术。他们利用当地水源丰富、盛产竹子等有利条件,建起了灰池、水车、水碓、作坊、晒场,砍竹造纸,世代相传。到清嘉庆、道光年间,邓村造纸已很盛行,纸品销往广州、佛山等地,并远销香港、澳门、东南亚地区。后来,这种造纸技术传至当地的橄榄、都崀、讴坑、威整、大水、小水、黄田、马迳乃至邻县广宁的春水、排沙等地。至今,邓村传统的古法造纸工艺依然保留完好,属国内罕见。

  邓村古法造纸工艺流程沿袭了1900多年前蔡伦造纸术,与明代科学家宋应星所著《天工开物》中记载的古法造纸工艺流程基本一致,均经过砍竹、挞竹、腌竹、碎竹、舂竹、打浆、抄纸、榨纸、晒纸、松纸等20多道工序。

  不过,邓村的古法造纸既传承了蔡伦造纸术,又独具地方特色。从原料特征上来讲,蔡伦造纸术主要是用破鱼网、旧布头、麻头、树皮等纤维物料作原材料,而四会古法造纸术造出来的纸属竹制纸,主要原材料是竹子、腌竹用的石灰和水;从工艺特征来看,蔡伦造纸术,是通过蒸煮法使原材料变软、变细,便于打浆,而四会古法造纸术是通过石灰水腌制使竹纤维变软,便于舂碎、打浆;从产品特征来看,会纸的纸质粗糙、色泽古朴、吸水性强、可塑性强,焚烧烟量少,无异味,易化灰。

  这个结论得到了记者的部分验证。采访组一行在参观过程中,几乎忘记了污染问题,而这不是作为新闻人的我们缺乏环保意识,确因邓村没有污染的迹象提示我们去触起这根神经。我们所看到的,是腌竹石灰池、抄纸竹帘和松纸老人,置身其中,仿佛回到了800多年前古老的作坊。

  报道组一位女同事反复喃喃:“真可惜没带我女儿来,不然也好让她直观地了解这么深厚的传统文化。”女儿没能看到,她倒是真切地做了一回“蔡伦”,挽袖束腰的她,禁不住上前拿起竹帘,抄纸一张又一张,做得极为认真和投入。

  当地一位作坊主张勤严告诉记者,古法造纸的全部环节中,只有炸浆(即舂竹)被机器操作取代。

  价值

  不只是值钱那么简单

  邓村古法造纸逾千年而不衰,其意义不仅仅是眼前的经济效益,更重要的是它体现了我们中华民族勤劳、智慧的美德,和我们祖先对人类进步作出的卓越贡献。传承了中国古代造纸术又独具地方特色的邓村古法造纸,在文化软实力不可小视的当今,价值是不言而喻的。

  历史价值:会纸生产最早可追溯到宋代,延续至今已有七八百年的历史。邓村古法造纸工艺传承了东汉蔡伦发明的造纸术的传统工艺,是古代造纸术在现实社会的生动再现,是中国古法造纸的“活化石”。作为一种重要的文化载体,会纸为中华文明乃至世界文明的延续,在保存和流传人类文化遗产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文化价值:邓村古法造纸蕴含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是对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一代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科学创新精神教育的生动教材。会纸除了作为祭祀用品之外,还可作为制作面具、道具和绘画、书法之用。2004年,广东省美术馆著名画家李钢用会纸创作了名为《2004雅典阿提亚视觉艺术的奥林匹克》的一组现代国画,为我国7件参展作品之一。

  工艺价值:会纸生产工艺流程有20多道工序,是传承蔡伦造纸术的原生态环保生产工艺,每道工序技艺都是中国劳动人民长期的智慧结晶,且难以为现代技术所替代,它蕴涵着丰富的科学技术内涵,是一份极其宝贵的历史遗产。

  经济价值:会纸生产具有很大的经济价值,对当地经济发展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长期以来,会纸一直是四会邓村一带农民的主要家庭副业,在当地的经济发展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首先,会纸产业是当地主要副业,是除农业之外的主要家庭经济来源;其次,会纸主要原料取自当地山上、村边随处种植的竹子,可以有效地促进当地林业的发展,带动旅游业、商贸业等相关产业的发展;除了在国内市场销售外,会纸还出口新、马、泰和港、澳、台等国家和地区,受到普遍欢迎,可以出口创汇。

  未来

  取决于危与机博弈的结局

  与现代工艺造出的纸张相比,黄色的会纸显然粗糙了许多,但因其纸质疏松吸潮、价格低廉,依然是包装纸、纸盒纸板、爆竹纸、元宝纸的首选,有广泛的销路。

  目前,邓村一带年产纸制品1500多吨,出口约1000多吨,造纸作坊700多间,纸品厂1100多间,从业人员5000多人,年产值7000多万元,造纸成为当地农民的一项主要收入来源。

  然而,看似可喜的数字,掩盖不了邓村古法造纸这项传统工艺所面临的危机。由于古法造纸采用的是家庭作坊式生产,生产规模小,工序繁多,劳动强度大,效益不高,当地青年人大多不愿意从事该项生产,现在从事古法造纸的多是已上了年纪的老人、妇孺和外地工人,古法造纸面临后继乏人的处境。在当地人张勤严的作坊里,几个上班的抄纸工都来自广西。记者估计,张的这个作坊,最多也就4亩地,基本上就是个大一点的农家院落,但据介绍,我们所参观的这个张老板的作坊,已经算是当地最大规模的一间。张勤严告诉记者,1997年是邓村古法造纸达的鼎盛时期,最多时有700家厂,而现在只剩下两三百家了。另外,由于生产成本比较高,而经济效益较低,加上市场上受现代机械造纸的影响,一些纸农开始采用机械化生产部分替代传统的手工生产工艺,如不加以有效保护,四会古法造纸将会逐步失去其原始本色。

 古法造纸已经面临濒危状态,如不及时采取措施加以保护、开发,即可能会因难以代代传承而走向没落。基于此,四会市文化、旅游部门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措施,兴建了古法造纸第一村展览馆,和功能齐全的综合馆。目前,邓村是全国保留得最好的古法造纸“活化石”。

  “蔡伦造纸开先河,邓村传承扬国秀。科技兴邦精神在,文明圣火播五洲。”说这样的话,既表达了当地政府的一种自豪,也宣示了其不可怠慢的责任。如果说现代科技和高质量生活使传统的会纸生产模式面临危险,那么,当地政府积极的保护举措不失为一种机会,新生、延续的机会。两种力量的博弈,究竟谁会占据上风,将决定邓村古法造纸能否继续“古”下去。

  相关链接

  邓村古法造纸

  主要工序

  砍竹——就是从竹林砍伐竹子,去除枝叶,砍成90—100CM左右长度的竹段;

  挞竹——就是用斧背或锤子把竹段挞裂,捆扎成竹把,以便于浸泡;

  腌竹——就是把竹把投进腌池,用石灰水浸泡;

  碎竹——就是把经石灰浸泡的竹把捞起,用刀斩成10CM长左右的竹段;

  舂竹——就是用水硾把竹段舂成竹粉;

  打浆——就是将竹粉投进浆池再沤制、打浆;

  抄纸——就是用竹帘制成纸;

  榨纸——就是用杠杆压榨抄出来的纸,除去太多的水分,便于晾晒;

  松纸——就是用手工把粘连在一起的纸松开;

  晒纸——就是把松开的纸排放到晒场,把纸晒干;

  包装——就是把晒干的竹纸,按一定数量整理,包扎成捆,贴上标签;

  运输——就是用汽车、拖拉机把一捆捆会纸运送到各地,用作包装、引燃、制盒和祭祀先人等。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25182号
Copyright © 2006 chinaich.com.cn Corporal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本网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