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送行盛况空前西塞神舟晋升“世遗”后首航     ·盛锡福中国帽文化博物馆亮相北京     ·营口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受台胞追捧     ·西藏今年将重点保护八个藏戏民间流派     ·“中国剪纸一条街”落户河北蔚县    
----新闻快报
2008年05月26日

河南宝丰县马街书会民间书会艺术

2006年,山东惠民县胡集书会与河南宝丰县马街书会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但目前民间书会艺术后继乏人,这种有着几百年历史的民间艺术亟待传承和保护——
 
民间书会艺术:活力与危机并存


图为人头攒动的马街书会

}
马街书会上的说书艺人

  民间文艺作为中华民族母体文化,是激活农村文化的“酵母”。然而,在社会发展和城市化的过程中,民间文艺也被一些所谓的时尚艺术撕扯、摧折、吹散,使农村文化缺乏内在活力。
 
  4月底,记者采访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简称“中国民协”)和山东惠民县、河南宝丰县民间艺人时,发现一些民间文艺形式正面临越来越严重的传承人危机,深深感到:民间文艺的保护、传承和新生,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繁荣农村文化亟待解决的问题。

  书会再兴——彰显民间文艺生命力

  民间文艺是指民间文学、民间表演艺术、民俗技能、民间工艺等民间艺术形式。它的生命力来源于生活文化,是文化的源头与根基。它是一个民族情感和理想的载体,是大众愿望和审美的直接表现。它有久远的历史,却又诗意般地保持着活力。洪山调是我国曲坛上最古老的曲种之一,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它活动的区域在河南济源、温县一带。它的第十代传人马九信表演的节目在民众陶冶情操、净化心灵、美化生活、家庭和睦、社会安定等方面都有很好的作用,深受当今百姓喜爱。河北蔚县剪纸,以质朴、率真、热情、浓烈的艺术特点和丰富、饱满、广阔的文化内涵,走过200多年历史,经过挖掘、整理、推介,现已成为当地农村文化产业的支柱。

  作为自发的民间文艺交流集散场所,山东惠民县的胡集书会和河南宝丰县马街书会是目前我国仅存的两大民间书会,都有几百年的历史,都于2006年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胡集书会始于元朝,兴于明清。每年元宵节前后,各地的民间说书艺人从四面八方赶到胡集镇,铺摊设档,说演弹唱。书会曲种丰富多彩,有西河大鼓、梅花大鼓、木板书、山东快书、评书等,一时间镇上鼓板弦歌、琴筝齐鸣,汇成曲艺的海洋,十里八乡的百姓簇拥倾听,热闹非凡。各村到书会上挑选中意的节目,看中以后,便与艺人们协商书价,谈妥后,艺人们就可收拾摊子,跟随请书的人下村说唱了。直到书会散场,艺人们又一路卖艺而去,等到下年正月十二又来胡集相聚。

  与胡集书会一样,马街书会也已经成为中国曲艺界的行当盛会和传统节日。赶会的艺人不仅有说书的,还有其它民间技艺,如泥塑、剪纸、跑马、杂技、踢毽等。艺人们说唱的不但有《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传统书目,也有《好会计》、《雷锋在火车站》、《好媳妇》、《学习英雄孔繁森》等一大批歌颂新风尚和英雄人物的曲目。

  山东惠民县胡集镇镇长石磊介绍,书会的举办,丰富了村民的文化生活。惠民县文化局局长王振华说,通过说书,陶冶情操,明辨是非,寓教于乐,还可以化解矛盾,增强家庭和睦。

  书会是众多民间文艺形式荟萃的场所,书会的再兴,彰显了民间文艺的生命活力。中国民协秘书长向云驹指出:对民间文化资源所蕴藏的无限可开发性,需要重新加以认识和审定;“青歌赛”上“原生态”成为亮点,有东北“二人转”背景的乡村剧热播,说明人们审美眼光开始转向广大农村,民间文化的作用和力量已开始呈现。

  前景堪忧——传承人正在迅速减少

  通过泛黄的老照片,可以看到当年书会盛景:摩肩接踵、万头攒动,好多人为看演出骑上墙头、爬上大树。如今盛景不再,每年来书会的艺人数量越来越少,而且参与者年龄呈老化趋势。据介绍,胡集书会极盛时说书的艺人多达500档(指2至3人组成的说书班子),1987年书会再次繁荣时艺人达173档。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以后,书会开始衰落,多的时候也才十几档,少的时候只有四五档。近几年的抢救和保护,胡集书会说书艺人数量有所回升,去年达到22档,今年达到47档。马街书会最盛时艺人达2700多人。近年来,因说唱艺人青黄不接,一些曲种濒临绝迹,赶会的艺人也大不如从前。

  民间文艺发展,传承人是关键。中国民协主席冯骥才说:“一旦失去传承人,非物质文化遗产就不存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比物质性文化遗产脆弱得多。它的关键是传承人的脆弱。我们给后人留下多少非物质文化遗产,就看我们保护住多少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如果失去传承人和传承,这些遗产只有一个归宿,就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博物馆里,并永远沉默着。”

  胡集镇有名的民间艺人白曰华今年59岁,说书说了46年,谈及此事,他忧心忡忡:“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怎么传承下去。”周边县城说书艺人里,只有他去年收了一名28岁的徒弟,下一代基本没有传人,后继乏人现象十分严重。惠民县民间艺人张红霞是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刘兰芳的弟子,她也认为,培养新生力量是当务之急,民间文艺只有代代相传,才能发扬光大。马街说书研究会会长张满堂对说书艺人的状况也作过一个调查,发现许多艺人相继辞世,每年都有一些说书艺人因为身体原因,不能来书会登台演出。

  书会艺人后继乏人现状,正是民间文艺传承人危机的一个缩影。“中国民间文化杰出文化传人调查、认定和命名”是2005年3月开始的,项目对象是杰出的民间文学、艺术、手工技艺和民俗传承者,首批认定的有166人。但是保护力度,抵不上消失的速度。在第一批调查时,多次遇到“闻讯而去,至时已人亡艺绝”的事情。首批获得认定的有166位民间文艺家,但在评定与公示的过程中,又有2位辞世,只剩下164位。这些人中超过80岁的9位,年纪最大的是纳西族东巴舞者习阿牛,已经93岁。

  民间文艺传承人青黄不接,直接原因还是经济收入和社会地位低。白曰华曾经在惠民县城发现一个说书的好苗子,孩子也愿意学,但孩子家里死活不同意。白曰华不无辛酸说:“现在说书的还不如捡破烂的挣得多。我拿说书当副业,现在纯指着说书养家的一概没有。年轻人大都出去打工赚钱了,没有人愿意学说书。学艺是很艰苦的过程,不是三两天就能学成的,学成之后也没有市场。”山东惠民县文化局局长王振华认为,民间文艺要发展,必须提高民间艺人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待遇,为艺人更好的发挥优势创造良好环境。

  保护抢救——关键是要有文化自觉

  早在2002年10月,中国民协就实施了中国民间文化抢救保护工程,全面抢救与保护、科学开发利用优秀的民间文艺、民俗文化、民间文化,还形成了民间文艺抢救与保护《工作手册》。

  “活鱼要在水中看,遗产要在用中传”,这是中国民协的有关专家组提出的一个民间文艺的保护开发模式,它的启示在于:保护与抢救必须从民间文化的特性入手,要既保护了传统,又传承了传统,既抢救了珍贵的文化资源,又激活了农村文化建设,用保护利用传统文化的手段使农民更加富裕,解决农村、农民的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困难。

  对民间文艺保护和抢救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专家有共识,相关地方的党委和政府也有充分的认识。河南宝丰县把马街书会作为“宝丰文化现象”的重要组成部分,本着建设与保护并重的原则,修建了近千米的书会路,建起了马街书会牌楼和马街书会文化墙。惠民县党委、政府对胡集书会采取了一系列保护和振兴措施。胡集镇镇长石磊介绍,从去年开始,镇政府采取“政府买单,送书到村”的形式,各村将自己中意的艺人请回村中,说唱完毕艺人拿着演出单到镇政府支取报酬,以此吸引更多的艺人走进胡集,也让更多的农民享受到文化盛宴。同时,政府还积极加强各地民间艺人的联系,邀请他们来胡集书会。

  民间文艺的抢救和保护,更需要民间艺人的文化自觉。白曰华说:“民间文艺靠艺人口传身授,有的民间艺人连字都不认识,编新的作品存在一定困难。”张红霞说:“民间艺术要争取年轻观众,民间艺人提高自身素质和文化修养是重要问题。”

  向云驹说:“抢救和保护民间文艺的关键是达到高度的文化自觉,就是对自己的文化有高度的自信心和责任感。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开发利用民族文化丰厚资源’,‘重视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这些精神,体现了党中央高度的文化自觉,这种自觉应贯彻到各项建设中,体现到全民意识中,这样中华文化才能成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团结奋进的不竭动力。”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25182号
Copyright © 2006 chinaich.com.cn Corporal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本网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