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濡水涵韵——避暑山庄文化中的承德清音会》序 - Powered By BBSXP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博物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濡水涵韵——避暑山庄文化中的承德清音会》序

发表新主题 回复帖子 您是本帖第 1650 个阅读者  浏览上一篇主题 刷新本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濡水涵韵——避暑山庄文化中的承德清音会》序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baidingbaich
 



等  级:工兵
经 验 值:34
社区金币:34
总发贴数:13
注册时间:2009-12-3
状  态:离线
信息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濡水涵韵——避暑山庄文化中的承德清音会》序

 

 

 

邓宗舒

 

   

接到晓颖这部书稿,我没感到意外,我早就了解他是一个埋头苦干、勤奋进取的人。

记得还是在十年“文革”社会动乱期间,十七岁的晓颖伙同他们一帮不愿参与胡闹的小青年儿们找到我,要在承德市搞一场前无古人的音乐会,非要请我“出山”不可,并让我担任作曲兼指挥。那个年代,搞这类活动是非常危险的,很容易惹出个“政治问题”来,何况我的“摘帽右派”牌子还在身上绑着呢!百般推辞也拗不过这帮孩子,经两个多月的紧张排练,《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专场民族音乐会在承德剧场如期上演。晓颖在乐团里吹笛子,是当时四支笛子中最年轻的、“艺龄”最短的演奏员。排练初始我就发现他的乐感很好,于是我安排他做了首席。演出非常成功,社会反响也特别好。不出所料,一个“小爬虫”出于自己“权威”名声的危机感,蹦出来造谣污蔑,急欲置我于死地,想“拿别人血染红自己顶子”(陈毅元帅语),幸有这帮正义的孩子们保护了我……

往事如烟,不提它了。

两年后,已在支援沙(城)通(辽)铁路建设民兵团做宣传干事的晓颖,拿着他创作的几首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找我提意见,看后只觉眼前一亮,一缕清馨掠过,真是“后生可畏”呀!

又是两年之后,适逢地区京剧团招演奏员,晓颖背着一把小提琴来找我,托我帮他推荐一下。结果在意料之中——被录取了,而且还坐在了首席的位置,这一坐就坐了六年。恢复传统戏后,晓颖在表演团体里又兼了笛子、中胡、笙等民族乐器。

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后,拨乱返正,落实知识份子政策,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来红头文件调我到河北师范学院艺术系任教了。突然一天,我收到一本《承德艺术》,一看,才知道是晓颖办的地区级综合艺术刊物。这可是没想到的事!这本刊物无论从质量、格调、乃至整体设计上看都非常超前。我问是如何做成这样的,他说,许多排版上的活儿都得到印刷厂亲自操作(当时的印刷厂尚无电脑制作的软件)……后来,晓颖的信息便源源不断了:《承德地区戏曲全志》、《承德地区曲艺志》、准地方文化志《山区文化工作四十年》、《河北省文化年鉴》、《新时期中国文化概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大词典》——他竟然参与了十余部市、省、国家各级大型典籍的编纂工作。与此同时,他的音乐作品、相关文化及音乐的论文也屡屡见诸各类媒体,并多次获省级和国家级大奖,2006年还出版了承德唯一一部研究地域文化艺术的专著《玉塞文津》。

晓颖是个文人,但绝不是古代的文弱书生,而是典型的新中国朝气蓬勃的文艺战士。晓颖又是个实干家,为人低调,眼睛向下,埋头苦干,不耍嘴皮子,在不吭不哈之间,一期一期的刊物、一首一首的作品、一本一本的专著,出来了!

多年来,晓颖对于承德地方文化探求的韧劲儿,我曾不解:他哪来的这种动力呢?看完这部书稿才知道了我过去不曾了解的情况——

原来,晓颖的祖父白雪樵曾是承德文化教育界一代名流、承德清音会走出避暑山庄后的第一代传人;父亲白松岩是新中国中国人民解放军首都警卫师文工团革命文艺家。因此,说晓颖出自书香门第,或者说是遗传基因使然,都不为过。

细读晓颖的新作,深感资料珍贵翔实,研析有理有据,论述深刻,多有创见,与他的第一部著作《玉塞文津》均极具历史与文化价值。

几十年来晓颖以自己的努力与勤奋,对艺术、音乐、文学、艺教的钻研以及对承德地、市文艺与音乐建设事业的贡献,通过社会的认可,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没有辜负其祖辈、父辈的教诲与期望,给白氏音乐世家增了光添了彩!我相信其先人在天上获知,亦必欣慰之至!

纵观《濡水涵韵》,作者的主导思想,就是要辨明“承德清音会”是何属性的问题。

本来“承德清音会”随着我国的进一步改革开放,越来越为世人所瞩目,也越来越被更多的人认知为“避暑山庄宫廷音乐”,并且连续三次被公示为国家级“非遗”推荐名录之一。可是,作者却偏偏就不听这个“邪”,逆风而上,非要把这个已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非遗”项目的真伪搞清楚不可。

诚然,拿“承德清音会”说事儿,找不到谁比白晓颖更有资质,因为他从孩提时就在其祖父身旁,是在“清音”里泡大的。按理,晓颖是最应该把“承德清音会”说成是宫廷音乐的,因为他就是所谓“宫廷乐师”的后代,其曾被承德人称为“宫廷乐师”的祖父白雪樵可能也没少在这个长孙耳边屡屡提到“宫廷音乐”就是他们的清音会。但是,晓颖这个“不肖子孙”居然“大逆不道”地将社会普遍所认知的“宫廷音乐”给翻了盘子,用大量的文字和曲谱比较将其定性为“民间音乐”。正如晓颕所说:要写这本书谈何容易?!因为我在30多年的文化工作中所掌握的各方面材料都与祖父他们所认知的‘宫廷音乐’相悖!可是,学术问题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马虎!”——可以说:这就是我们当今社会已经日渐稀缺的学者风范和学者的良心。 

我对承德地域文化,尤其是避暑山庄大文化本不是太清楚,但通过晓颖的《玉塞文津》一书,已经感受到了蕴涵在承德大地上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任何事物的发展都离不开其所处的地理、政治、文化背景,所以,要研究承德的音乐文化,只靠“音乐的数据”说事儿,只因“清音会”出自清朝皇帝呆过的避暑山庄,就说它是“宫廷音乐”是不行的,还必须把它放进承德政治历史文化这口“大锅”里“煸炒”才能“熟”,否则就是“夹生”的。这一点,晓颖艰难地做到了。

在《濡水涵韵》里,作者通过“承德清音会的文化属性”一节近两万字介绍了“清音会”的政治历史背景,赋予了清音会以准确的文化属性。承德清音会这一文化属性在全国是绝无仅有的。应该说,对音乐做如此研究的方法并不多见,晓颖在这个问题上巧妙地打了一个擦边球,确是没人能想得到,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近年来,我也曾在许多媒体上看到过有关承德清音会的学术论文,甚至还有一些国家级院校研究生关于承德清音会的毕业论文,基本上都没能跳出1979年由中国音乐杂志社以增刊形式出版的《承德避暑山庄清代宫廷·寺庙音乐》的藩篱,也就是说没有新东西,形成了事实上的“天下文章一大抄”现象。这种抄法,千篇一律,出一篇就是一篇废品,毫无价值可言,却因其“三人市虎”而将谬误当真,以讹传讹。如此浮躁的治学态度在我们当前的社会,几乎已经泛滥成灾,不应该再延续下去,太可怕了!如此治学的直接危害表现在“申遗”上,就是把真的拉下来,把假的抬上去;遭到毁灭性打击的是真正的“非遗”项目及其传承人;损害的是我国的文化安全;遭受诟病的是我们相关的文化管理部门;而被国外专家们所耻笑的则是我们国家学术研究的声誉!

原则上,我们不应反对学术上任何一种哪怕是仅有些许价值的观点,包括承德清音会的“宫廷之说”。如果有确凿的史料能够证明在承德市或避暑山庄保留下了清朝的宫廷音乐,那么称之为“藏于山庄里的宫廷音乐”或“清代的宫廷音乐在承德”都不失为较准确地定义。但是,把承德清音会定义为“避暑山庄宫廷音乐”却显然是一个错误的结论!正如晓颖在书中所说:“避暑山庄仅仅是一个‘庄’,在这个‘庄’里怎么可能设‘宫廷’乐队呢(历史亊实也告诉我们:避暑山庄从来就没有过什么自设的“宫廷乐队”),用‘避暑山庄’为‘宫廷音乐’作定语,不仅在概念和语法上出现了偏差,还表明这个论点所曝露出的,是对避暑山庄政治背景与文化底蕴的无知

晓颖在学术研究上是极其认真而严谨的,他在“承德清音会音乐属性”部分,将宫廷音乐与承德清音会本质上的区别做了阐释,通过对同时期兄弟乐种的介绍及乐曲比较,将裹在承德清音会身上的“伪装”层层剥离,使读者清晰地看到了她的本来面目。尤其是对流行于承德的清音会三种音乐版本的比较,及其与赤峰雅乐社《冬来》的比较,使读者很容易看到音乐的流变与发展过程;再看汉调与清音会几首乐曲的比较,更是把承德清音会音乐的出处表述得清清楚楚,不容置疑地为他的“承德清音会民间属性”之说打造了坚实的铠甲与盾牌。

书中,作者介绍道:唐四爷不许乐手们在演奏中擅自加花,但他自己在敲大鼓时却即兴演奏,大大加花,鼓点变化多端,大获赞赏。说明了什么?说明尽管当时清音会会员那些文人雅士们把自己想像得那么高高在上,而掩藏在宫廷外衣下的承德清音会那根深蒂固的民间音乐之魂却无处不在!

通读此书,感触颇深:

【一】、承德清音会理应传承、发扬光大。首先要原汁原味地还原其本真性,作为古董或“活化石”将其复制下来,像《600年昆曲艺术》那样永久保存,作为古典民间音乐的“实物”珍藏。同时,也可使之成为人们对中国清王朝这个特定历史时段进行政治、历史、文化研究时的参照物。

【二】、艺术如长河,塞则腐,流则鲜。艺术的生命在于出新、在于嬗变、在于独特,这也是承德清音会今后要想继续生存的唯一正确出路。在这点上,晓颖于十几年前就已经做出过努力,如将清音会的曲目重新编配后组成小型民乐组进入宾馆饭店去接受市场的检验而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好效果;去年又做了适用于中型乐队的清音会乐曲的改编配器等工作,我听到了他们部分曲目的演奏,效果明显高于承德市原有的水准。

要想使承德清音会这样深具文化内涵的“非遗”项目发扬光大,成为承德这个世界瞩目的历史文化名城一张最靓丽的名片,必须靠两条腿走路的方式才能达到,那就是:一为冻存,严守清音会古曲原貌,原汁原味;二为创新,精选出若干首,在其基础上加以和声、配器,变奏、发展,参考欧洲古典乐派、浪漫乐派大师笔下的管弦乐小品世界名曲写,应有离宫月夜(用离宫三十六景中原名)类型的抒情曲,也应有辉煌宫廷气派的盛典曲。可加上新的副标题。用清音古乐队加可能的西洋管弦乐器钢琴、木琴、钢片琴、定音鼓等演奏,制成CD;三要发展,将清音会乐曲与古典诗词相结合,把传统器乐品种扩大为新的声乐品种。首先选清王朝特别是康熙、乾隆等皇帝本人、以及清代大诗人的诗词名篇,与清音古乐曲旋律相匹配,不囿于原曲旋律的完整性,可以打乱重新编排乐句,围绕诗词,表现诗词意境,怎么好听怎么来,怎么感人怎么写,突出宫廷氛围、帝王气派。再选一些千百年来传诵不衰的我国文学史上三大高峰——唐诗、宋词、元曲中的名篇如法泡制,形成两大组声乐作品,独唱、重唱、大合唱等形式兼用。最好能请一些国内有名的歌唱家来演唱才有号召力,光靠承德几个歌手是不够的;乐队可大可小,依乐曲内容而定,演出录音,制成CDMTV。这方面,我的学生吴德珠(晓颖的同事)已经做出了成功的尝试——他以清音会的音乐为素材创作的《36簧笙与乐队〈离宫情思〉》”,就于2002年分别被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优秀曲目和笙演奏教材,收进了“国家‘九五’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中国民族器乐曲博览·独奏曲《笙曲集》”和“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民族器乐考级系列丛书《笙曲集》”中,为承德地方音乐的普及与推广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三】、要充分利用各类现代营销手段向外推销承德清音会。艺术家要善于用高尚的手段自我推销,努力扩展与人民接触的广度与深度,否则,为人民服务从何谈起?特定的艺术品种或艺术作品也有与之相同的问题。众所周知,对音乐作品来说,最有效的形式之一是开办音乐会。设想:如将清朝皇帝的诗词、各时代诗人的名篇和改编后的清音会曲目分为几大类,每次按一定比例、按特定观众对象各选若干首,组成多场专题音乐会公开演出,内容可不断轮換出新,固定或巡廻演出。再者就是将演出节目和经典曲目录制成CDMTV,作为承德旅遊文化小型纪念品公开销售,主要对象是每年来承旅遊的世界各国老外和全国来承游客,CDMTV的封套美术设计一定要精美的中国古典风味、皇家气派、五彩斑斓,还可制作质材精良、设计精美的香木薄板金字盒和高级塑料透明盒包装的珍藏品,使不论喜不喜欢音乐的遊客一看包装和封套就爱不释手,非多买十套八套带回去送人不可!

【四】、承德清音会是诞生于民,用之于民,成长于民的文化精品,同时也是服务于社会的无价之宝,理当得到当地政府多方面的支持,尤其应得到地方财政的倾斜。201110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并向全党全国公佈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应该成为承德市党政首长市委书记、市长,以及各有关部、局领导市委宣传部长、文化局长、旅局长、财政局长等手中的“尚方宝剑”。而2012427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吴邦国委员长主持的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讲《关于城市文化建设与文化遗产保护的思考》专题讲座上,主讲人所讲“城市文化建设,应该避免城市记忆的消失,避免城市面貌的趋同,避免城市建设的失调,避免城市形象的低俗,避免城市环境的恶化,避免城市精神的衰落,避免城市管理的错位,避免城市文化的沉沦”以及“当前城市文化建设和文化遗产保护呈现从‘功能城市’走向‘文化城市’、从‘文物保护’走向‘文化遗产保护’的发展趋势”可以作为重要参照。

要想出成绩,出政绩,就需要大胆运用上述中共中央决议这口“尚方宝剑”,参照上述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题讲座的论述,利用自己手里如承德清音会这类诸多地方文化财富,打好城市文化建设这张牌。——这应该成为承德市的强项!

据了解,“承德清音会”至今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仍然被错误地认为是“清代宫廷音乐在承德的遗存”。如2005年承德市以承德民族师专老教授“避暑山庄宫廷音乐”为名向河北省主管部门申报“非遗”项目,考虑到“清音”在承德的传承情况,省“非遗”主管领导及时电话征求并采纳了晓颖的建议,将“避暑山庄宫廷音乐”更名为“承德清音会”,才得以收入河北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民间音乐类——这件事与《承德避暑山庄清代宫廷·寺庙音乐》一书的“出版”同样很说明问题,那就是:中国音乐编辑部因并不认可承德避暑山庄会有宫廷音乐,所以才以非正式出版物(不得在文化市场上流通的“内部书刊”)的形式印发;河北省“非遗”主管部门对承德市的“申遗”工作也是认真地根据历史事实运作,严肃按政策办事。

民间音乐就是民间音乐,就算它“曾经有幸奉召进宫演奏过”、甚至是“皇帝也听过”,它也还是民间音乐!不可能因此就摇身一变而成了“宫廷音乐”嘛!

作个比喻吧:13世纪来自意大利的世界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在中国各地17年;新中国成立后,苏联著名芭蕾舞大师、世界顶尖级舞蹈艺术家乌兰诺娃曾率领莫斯科国家大剧院芭蕾舞团三次来我国访问演出;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曾以私人名义两次访问中国,和毛泽东主席三次亲切会谈;北京奥运会期间,美国总统小布什应邀前来观摩盛会,坐在贵宾席上热情为美国队摇旗呐喊……但我们总不能说这些国际友人以及所有来中国旅过的亿万外国人也都因之变成了中国人吧如此之说与“民间音乐因曾经进皇宫演出过就变成了宫廷音乐”之说同样荒谬!

“承德清音会”里从旧社会走过来的老艺人、老演奏家们,其中可能有的人也曾把自己演奏的音乐误认为“宫廷音乐”。究其原因,这其中可能有对清音会音乐挚爱之情的因素,有认识上局限性的因素,有以此为荣、光宗耀祖的旧意识因素,还可能有借此抬高身价、傲视乡邻的旧思想因素等等,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和应该给予谅解的,毕竟这些都是旧社会意识形态给他们人格烙下的印记,不应当作罪过强加给他们。

在新中国长大、受新社会教育而成长的文人们、智者们,特别是投身于承德清音会音乐学术研究的同仁们中,绝大多数是值得人们尊敬的真正的学者,但是,如果其中有极个别人口是心非、市侩作风、玩弄权术、排除异己、以假乱真,坚持抹杀历史事实、刻意曲解历史资料,执意要给民间音乐的承德清音会扣上一顶“宫廷音乐”的帽子,从而沽名钓誉、借此跻身文坛、骗取升迁,以致谬种流传、黑白颠倒、污染社会、贻误青年,最多也只能得逞于一时!在我们这个充满阳光的社会,总有把被颠倒的历史再扭转过来,拨乱返正,驱散乌云见太阳的时候!

话又说回来了:至今,《濡水涵韵》的作者白晓颖已是能否使承德清音会持续发展的举足轻重的人物,因为只有他具备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所有条件,亦即:①熟练掌握其传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演奏技巧和艺术表现手段明显高于其祖上;②在承德这个特定领域内具有代表性,并因其写出两部专著而在社会上造成了较大影响;③十几年来积极组织乐队开展传承活动。

但是,晓颖说,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自己喜爱祖上留给他的这份遗产,非常简单;这部专著也是踩在先人和文化同仁们的肩膀上写出来的,是责任与义务推动着他完成的,不写就对不起他们——这话说得实在。做传承,首先得喜爱,不能夹杂别的什么东西;做学问,就得这样老老实实、脚踏实地、勤勤恳恳。在《濡水涵韵》的字里行间,处处蕴含着对传统文化的敬畏之心,以及对先人和同仁们的感恩之情,充分表现出承德清音会传承人的本能与应有的品格。

《濡水涵韵》是一部好书,也是一部较好的工具书。它对整个承德地域文化和地方音乐的研究提供了相当丰盈的信息,同时也对当地文化建设的某些方面提出了许多切实可行的意见。可能由于史料的稀缺、材料的不足,略感在横向的比较上还稍欠厚度;也可能作者出于某些方面的考虑,语言的使用也还有不够专业之处。大凡写书之初,首先需要给自己定位:你的这部书是写给谁看的?为哪个读者群服务的?定好了位之后再决定怎么写,就更好了。而晓颖这部书可能是想面面俱到,以致结果还不是非常理想。不过,瑕不掩瑜!相信他还会在地方音乐的研究领域不断地走下去,为他家乡的文化果园继续埋头深耕细作!想要阻止他,九头牛也拉不动的——我知道。

 

———————————————————

 

邓宗舒教授简介】

邓宗舒,男。大学音乐系理论作曲专业本科毕业。1950年参加工作。新中国第一代文工团员。军队文工团创作组长、合唱指挥、管弦乐队指挥;曾在代表我国应邀出国访问演出的中国艺术团中任作曲、配器、乐队指挥、合唱指挥;五一国际劳动节荣登天安门观礼台观礼。

中国音乐家协会首批会员。有80多所大学加盟的全国高等师范院校理论作曲学会副会长。中国合唱协会理事;中国合唱指挥学会理事;河北省音乐家协会主席团顾问;河北省艺术高级职称评审组评委。河北师范学院音乐系系主任兼理论教研室主任、教授;河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音乐理论教授。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2-5-30 18:08:36  IP: 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 - Powered By BBSXP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 版权所有京ICP备06025182号
Copyright © 2006 chinaich.com.cn Corporalion All Rights Reserved